k@M0me’s Humble Abode      博  客   时 间 线   归  档 



大学贰年自省录
Published on Wed Jun 30 2021 12:00:01 GMT+0000

还记得我在刚刚进入大学校园时,是怀揣着一种“要成就一番事业”的理想的。如今两年过去,这理想几经考验,曾经几度堕落,几度重提,然后因为各种事情被遗忘,直到近日才重新恢复其原本的光芒。

那时候,我踌躇满志,带着高中时期打下的,较为超前的计算机基础来到这所学校。由于计算机专业是我较为感兴趣的专业,同时我高中时期乃至初中时期就对其有了一定的研究,所以在那时我可以说是抢占了先机。我在C语言的学习上顺风顺水,我在计算机应用与维护上掌握着大量经验,并帮助接触计算机不久的同学们处理系统故障,解答问题。那时候,我的自信心开始空前的膨胀。毕竟从起跑线就领先他人不少,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成为“最优秀的一批”呢?我开始描绘起宏伟而远大的蓝图:保研、出国、进入外企……好像一切艰难险阻,对于我来说都太过于渺小,很轻易就可以越过,如果我不知道半年后就将面临第一轮危机的话。

那时候,由于一个契机,我得知了计算机算法竞赛(ACM)实验室的存在。这是一个在计算机专业极具影响力,参加的比赛也极具含金量的实验室。在那个实验室里的人,无论是在代码水平方面和成绩方面,都可以算上是计算机专业的翘楚。我的目光便很轻易的被吸引过去。在进入新生交流群后,我简要观察了一下其他新生的情况,发现除了部分高中时期参加过信息学竞赛(2个)的成员以外,并没有太多代码水平超越我的同级生。而每年,该实验室的录取名额有8个,这就意味着我几乎可以毫无阻力地进入这个实验室。当然,我也没有为此掉以轻心,在选拔赛开始前的几个月(9-11月)勤恳地学习着算法知识,等待着进入实验室。那个时候的我没想到,这次选拔赛成为了我“成功”道路上的第一朵乌云。

另一朵乌云来自于数学。从初中时期开始,我的数学水平一直都是所有学科中最薄弱的一环。高考时,我几乎放弃了导数、最难的概率与统计压轴题(因为我们都没想到概率与统计会作为压轴题存在)。在进入大学后,我为了防止数学再次成为我成绩上的最大漏洞,便给予其巨大的投入。我准备了考研的教材,按照考研的标准来训练自己的数学,以便在期末考试获得良好的分数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我在期中考试遭遇了巨大的失败。而原因总的来说可以归结为一句话:数学思维的极大程度的缺失。因为我没有什么数学思维,对代数不敏感,所以题型哪怕稍作改变,我便茫然失措。我在抽象概念方面的了解没有问题,我在公式的掌握上也没有问题,问题就在于我缺乏应变能力,只要算式稍作变动,便无法应对。由于这种情况的存在,我进一步加大了刷题的力度,期望在期末考试力挽狂澜。

在2019年年末,危机降临了。首先是算法竞赛。在选拔赛上,虽然我获得了19级第三,但是由于有6名18级的成员排名在我之上,所以我没能通过选拔。另一方面,这套题几乎没有考察算法,其大部分内容聚焦于考察数学知识上(有一道题其实非常简单,但是由于考察了概率论,所以我无从下手,而18级的几乎全做出来了),导致我学习的大部分算法知识没法使我占据优势。虽然待到明年,我也是大二了,再加入这个实验室应该不成问题,但是我还是决定快速撤出这个方向,转向工程应用。我认为一年间无法参与集体训练是极大的浪费,与其再等一年,还不如早日转向,避免浪费时间。

而另一个危机,则彻底改变了我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走向。由于数学期末考试再次失利,我的绩点及排名一落千丈。而由于数学占据着非常大比例的学分(6分),所以在绩点方面无力回天,我只好放弃保研这一条道路。

接下来便是寒假,我计划在寒假时期休养生息,按照计划转变研究方向到工程开发,并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中去找到一个愿意带我做项目的教授,从而正式开始在工程应用方面的研究。在寒假期间,我学习了网页开发,并做出了这个博客界面。这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进展,但我没意识到,这竟然成为了这两年间最后一个重大进展。

紧接着便是疫情的到来。我在与自己的颓废中战斗,经历了略占优势(通过限制手机使用与规划睡眠时间保证学习计划)、反复拉锯(由于失去意志力导致了无心上课)到最终彻底失败(放弃了听课,走向堕落)。由于在疫情期间积攒了不好的影响,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,我的学习欲意愿极大幅度地下降了。在期末考试到来时,我在九死一生中挣扎,在及格线上低空飞过,在补考中勉强过关。虽然逃脱了挂科,但在这一年间,我可谓是毫无进步。这停滞的一年,令人唏嘘,但也令人无奈。

紧接着就是这学期了。在这学期开始时,我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学习意愿,并恢复了大部分专业课的作业自给率。我开始重新拾起我应该做的事,并学习了Maven的使用(虽然进步不大,但好歹不至于完全停滞)。我开始意识到先前一年的失败,但又很快明白,我必须要经历这一阶段,才能得到反思与教训。我在先前一段时间的失败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省的缺失造成的。因为我将大量的闲暇时间投入到了做无聊的事情上(刷社交软件、玩游戏),导致了我失去了在高中时期每天都会做的自省。当然,刷社交软件、玩游戏并没有什么不好,但是它们挤占了我自省的时间,这就是最大的问题。在最近一段时间,由于我对社交软件和游戏的依赖程度大幅度降低了,所以我有了大量时间用于自省。在重新翻阅我高中时期的“自省录”后,我发现了我失去了大量的优良传统:求实、保持独立性、保持耐心……直至现在,这些“优良传统”的大部分还没能得到恢复,我想我可能得花费大量时间,才能重新拾起这些“优良传统”了。

有人说,大学是一个令人堕落的过程。大多数的高中毕业生在进入大学时踌躇满志,而在离开大学时只留下后悔与落寞。很显然,我也难逃这一“社会现象”的制约,但至少我现在意识到了究竟是什么导致我走向堕落。正是因为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,再加上外界的压力大幅度降低,使得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疏于自我管理,尤其是精神上的自我管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人很难不走向堕落。管理好自己的精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在很多时候,它需要一定的人文素养做支撑。其实在高中时期我就发现这样一个现象:那些接受了良好的人文社科教育的人,他们的行为方式相较于没有接受过的(比如我),就有非常大的差异。无论是待人接物,还是对待成功与失败的态度,还是安排学习计划的能力,他们都能以一种更理智的方式来行动。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应该“补课”,补充这一方面的知识。对于一个要走上社会的人而言,这些知识太重要了。与其在社会上吃亏来获得教训,还不如早点从历史书上获得教训,免得自己吃真亏。

如此如此,便是我大学两年间一切失败教训的总结。我当然不希望以后的人重蹈覆辙,但是我却很悲观的预测:大多数人还是会像我一样经历一个失败的过程。原因很简单,像这样的文章,我在高中时期看了不知道多少,所以我在进入大学时写下大量的行为守则来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,但它们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,也许这就是大多数大学生难以避免的命运吧!